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新聞資訊 News
行業新聞
華能轉型擴張新能源
作者:  來源: http://www.uuarxk.icu/hyxw/n1037.html   發布時間:2019-09-16

北極星太陽能光伏網訊:“華能變了,轉型擴張新能源了。”

業內對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能集團”)給出了這樣的評價。特別是自去年11月國家電網原董事長舒印彪掌舵華能集團后,這種轉變尤為明顯。

(來源:微信公眾號“中國經營報微能源”ID:nengyuan2015)

進入2019年,華能集團在新能源布局上更是動作頻頻,比如擬收購協鑫新能源51%股權、豪擲1600億元打造江蘇海上風電基地。

對于這一系列布局,華能集團方面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當前,華能能源轉型變革加快推進,可再生能源特別是新能源已成為我國電力增量的主體。公司主動順應能源轉型變革趨勢,加快綠色轉型步伐,大力發展新能源,堅持清潔低碳發展,持續優化電源結構。

掌舵者的遠慮

掌舵華能集團后,舒印彪并非沒有遠慮。

作為五大發電集團之一,過去30年華能集團一直以火電為主業。在能源結構轉型的大背景下,火電行業的光景變得有些慘淡。

2016年3月以來,在環保壓力、產能過剩等多重挑戰下,國家相關主管部門多次發文嚴控煤電產能擴張,督促各地方政府和企業放緩燃煤火電建設步伐,先后叫停、緩核和緩建大批火電項目。

不僅政策預警,疊加煤炭成本高企,電力市場化交易帶來電價下調,過重的火電資產一定程度上已經成為一種包袱。近三年,火電行業普遍處于微利甚至虧損狀態,虧損面積達到50%左右。

對于當前火電的尷尬現狀,舒印彪絲毫不掩飾。在他看來,隨著“再電氣化”進程的加快,電力企業過去以煤電為主、“跑馬圈地”的傳統發展模式已無法適應新的市場競爭。記者注意到,多家發電集團紛紛“清理”傳統不良火電資產。例如,今年6月底,大唐發電控股子公司甘肅大唐國際連城發電向法院申請破產;8月底,國投電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掛牌轉讓旗下6家火電公司股權。而華能集團也加大“處僵治困”力度,處置長期虧損企業。

而反觀可再生能源,其身肩能源轉型重擔,備受市場推崇,更重要的是其發電成本競爭力不斷提升,以光伏和風電為代表的發電成本已經降至平價臨界點,甚至一些區域還出現了超低電價。這也意味著,在未來電力市場可再生能源發電完全具備了與傳統火電同臺競技的基礎。

由此,新能源已成為電力企業探尋新發展路徑的利潤增長點。

上任兩個月,舒印彪在2019年華能集團工作會議上便定下了大力發展新能源的基調。隨后在2019年兩會上,舒印彪接受《中國能源報》記者采訪時也明確表示,能源轉型趨勢不可逆轉,華能一定要迎頭趕上,持續提升可再生能源的裝機比重。

事實上,早在2010年年初,華能集團在全國電力行業就率先啟動了綠色、低碳和循環經濟發展為重點的《綠色發展行動計劃》,并明確提出到2020年力爭實現清潔能源裝機占比重超35%。

九年間,華能集團不斷向目標靠近,但速度明顯不夠。截至2019年上半年,華能集團清潔能源裝機比重達到33.4%;然而相比之下,國家電投集團的清潔能源裝機則已達到50.14%,穩居首位;華電集團次之,清潔能源裝機占比也達到40.5%。

“慢進也是退”。這同樣是舒印彪在未來市場競爭中所憂慮的。

記者發現,2019年華能集團在電力市場投資計劃已經發生了明顯改變。華能國際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2019年資本支出計劃總額354億元,其中風電和光伏共投資支出240.28億元,占比67.8%,創下歷年新高;而火電計劃投資僅為41.7億元,壓縮至18%,同比大幅下降。

“目前幾家發電集團都在做新能源,誰快誰就能搶占市場先機。”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如是表示。

資本市場新構想

除了業務投資方面有所調整,舒印彪在資本市場上的“排兵布陣”顯然也有自己的考慮。

近日,華能集團旗下控股公司華能新能源發布公告,披露私有化計劃,并考慮就公司所有H股股份做出有條件現金全面收購要約,這意味著華能新能源或將從香港聯交所退市。

華能新能源成立于2002年,是華能集團主要新能源資產上市公司。目前華能新能源以風電業務為主,兼營光伏等可再生能源。截至2018年底,華能集團直接及間接持股比例52.39%,為公司控股股東。

至于華能新能源私有化的原因,中金公司認為,華能集團主要是為了統籌發展新能源,進一步提高公司清潔能源比重,私有化有助于集團免于面臨上市時面對的壓力。此外,考慮到華能新能源估值在港股市場長期受到補貼風險拖累,資產價值嚴重低估導致融資能力受限。另外,私有化有助于解決集團旗下公司同業競爭問題。

此外,有業內人士推測,華能集團的這一資本動作便于與收購協鑫新能源股權進行整合,私有化后華能新能源或赴A股上市,并將協鑫新能源打造成華能旗下光伏運營平臺,更名為華能協鑫。

對此,華能集團方面未向記者做出回應。

記者了解到,三個月前,保利協鑫及協鑫新能源發布公告稱,保利協鑫全資附屬公司杰泰環球有限公司與華能集團附屬公司中國華能集團香港有限公司訂立了合作意向協議。根據公告,協議內容關于可能出售協鑫新能源股本中約97.28億股普通股,相當于協鑫新能源全部已發行股本的約51%。

協鑫新能源是協鑫集團旗下上市企業之一,是國內最大的民營光伏發電企業,業務主要涉及電站開發、建設和運營等。截至2018年,其光伏總裝機容量7309MW,在中國國內及美國、日本等地共運營光伏電站200余個。

如果該協議最終達成,意味著協鑫新能源將易主華能集團,而后者也將進階為全球第二大光伏電站投資商,僅次于國家電投。

9月4日,協鑫新能源就出售股權事宜公告稱,潛在買方已完成對協鑫新能源的初步盡職調查。

進擊“平價時代”

資本市場收購動作之外,華能搶抓平價時間和政策窗口,在擴張風電和光伏新能源上更是兇猛。

華能集團2019年年中工作會上的報告顯示,公司綠色發展步伐加快,“兩線”“兩化”戰略布局加快落地,成績斐然。

所謂兩線即為北線和東線,分別指“三北”地區和東部沿海省份;兩化是指風光煤電輸用一體化和海上風電投資建設運維一體化。

據悉,北線方面,華能簽訂并推進落實甘肅隴東能源基地戰略合作協議,構建風、光、煤、電、化一體化,發輸用協調推進的綜合能源基地;與內蒙古自治區戰略合作協議已具備簽署條件,構建風、光、煤、電、儲一體化,發輸用協調推進的清潔綠色、安全高效能源示范基地。東線方面,華能與江蘇省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投入1600億元打造華能江蘇千萬千瓦級海上風電基地,建設研發、制造、施工、運維一體化的海上風電產業基地,且已落實115萬千瓦海上風電資源。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華能新能源業務核準(備案)的風電、光伏項目是去年同期的4倍;開工建設項目是去年的19.5倍。

記者了解到,為提升新能源管理效率,華能集團的新能源事業部獨立運行,并下放新能源全流程管理權限,制定新能源基本建設項目前期和決策備案實施細則,且完善了采購管理。

相比風電,過去光伏業務并不受華能集團被重視。華能國際2018年財報披露,截至2018年底,該公司可控發電裝機容量105991MW,其中風電發電機組裝機量5138MW,占比4.85%,光伏發電機組僅959MW,占比0.90%。

但是,2019年華能集團方面已開始加注光伏電站開發和投資市場。據記者不完全統計,華能在光伏競價、平價和“領跑者”激勵指標中分別斬獲650MW、492MW和300MW,共計1442MW。

據悉,華能集團在年中會議上還進一步壓緊壓實新能源2019年“小目標”,要求核準、開工、投產新能源項目,分別確保5000MW、力爭8000MW。

2019-2020年是光伏和風電行業走向平價上網的關鍵期,市場正經歷新一輪洗牌,不少光伏電站投資商壓力巨大,而這恰恰給華能這樣資本實力雄厚的電力央企帶來了進擊的機會。多位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過渡到平價時代,風電和光伏面對的最大問題就是消納,而電網公司出身的舒印彪,面對電網接入及市場消納問題具有先天優勢。”

快三投注稳赚十大技巧